小說酒吧 > 命運之誓 > Part.269 帝國人 上

Part.269 帝國人 上

    “緊張嗎?”
  
      梅林随意地揮了揮自己手中的巨**杖,不知道是因為傷勢還未恢複還是緊張,他的臉色有些蒼白接二連三的戰鬥讓梅林的魔力幾乎揮霍一空,所幸他在與暴岚之間的戰鬥中突破到了魔導師的水準,魔力的恢複速度遠比過去要強,此時也算是回複了八成的戰鬥力。
  
      齊格飛将頭盔戴在了自己的頭上,有些好笑地看了一眼身邊的梅林:“八歲的時候,我就在戰場上伴随着父親一起沖殺了。”
  
      “八歲?你八歲的時候就在殺人了?”梅林愣了愣,有些驚愕地看着齊格飛,“我倒是有些好奇八歲的你是什麼模樣,那個時候的你也和現在一樣具備着反人類的體質嗎?”
  
      “倒不至于和現在一樣,不過我八歲的時候就已經有一米七了,你現在的身高和我十二歲的時候差不多。”齊格飛微笑着拍了拍梅林的肩膀,語氣之中滿是好笑。
  
      “梅林閣下,我們準備得差不多了。”亞諾侯爵的聲音從門外響了起來,此時兩人正在王城高牆之上的一座箭塔之内,由于軍隊裡并沒有太多的弓箭手與弩手對于那些騎士階的強者而言,弓箭與強弩顯然毫無意義因此這座箭塔就被梅林當做了指揮處,一些他所需要的器材與道具就随意地堆在箭塔的角落裡。
  
      梅林聳了聳肩,将監察部的長袍裹在了身上,擡手就指向了箭塔的大門一根幽藍色鎖鍊自他的手心飛射而出,無比精确地纏繞在了大門的把手上,然後将大門打開了來。
  
      “難怪人人都想變強,變強了以後生活果然會方便很多。”看着亞諾侯爵大步走進了箭塔之中,梅林眉飛色舞地對身邊的齊格飛笑道。
  
      齊格飛歎了口氣:“相信我,朋友,絕大部分的人想要變強都不是因為這個理由。”
  
      “我帶來的軍士已經在各處就位了,禦林騎士們則在理查閣下的調度之下分散在了軍士們之中。蘭斯洛特、高文、特裡斯坦以及伊茲卡各自帶了五十名禦林騎士組成了劍士隊以應對突發情況,天鵝貴族們與雅各布閣下的黑甲軍士也分派了一部分的戰力來到高牆之上協助防守。”亞諾肥胖的身軀進入箭塔的一瞬間,箭塔内的空間似乎便被壓縮了一大半,他一手不斷地擦着額頭上的汗水,一手則握着腰間的騎士劍,努力地擺出了一副精幹的模樣。
  
      梅林伸了個懶腰,悠閑地道:“德雷克的士兵到了嗎?有貝奧武夫和格裡高利的消息嗎?”
  
      “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沒有,德雷克的軍士還沒有抵達,倒是有不少居住于城北的平民正在往王城的方向聚集。”亞諾侯爵搖了搖頭,箭塔内顯然比箭塔外要更熱,這讓他額頭上的汗水越來越多,“不過有斥候的消息傳來,找到了三個自稱是帝國志願軍的勇者會學生,他們自稱是讓娜小姐的護衛,有很重要的消息要通報給梅林閣下你。根據那些之前在高牆上戰鬥的志願軍所說的話,這三人的身份應該沒有問題,所以他們現在正在高牆下等待。”
  
      梅林的目光一亮,笑道:“讓他們過來吧,那三個家夥的确是我的老朋友,并且他們或許真的有什麼很重要的消息需要告訴我行了,我們出去吧,你再在這裡待一會兒,我這指揮部或許就要被你的汗水淹沒了。”
  
      亞諾侯爵有些尴尬地咳了咳,連忙離開了箭塔箭塔外至少還有一點晨風,這箭塔内就完全和蒸籠沒有區别了。以齊格飛那一身重铠以及梅林那一身長袍,能夠在箭塔内神情自若地呆如此之久,亞諾從心底裡對這兩人感到佩服。
  
      “你真的覺得,這一次由你來擔任指揮是正确的嗎?”齊格飛看着亞諾離去的背影,跟在梅林身後低聲道,“說實話,亞諾侯爵雖然被人稱之為【擺設元帥】,但他的軍事素養至少不會有任何的問題,否則斯圖加特陛下也不會任命他為帝國元帥了;理查閣下更是參與過當年那場大戰的人,大大小小的戰役經曆過無數場,經驗之豐富無人能及。指揮官的任務交給他們兩人顯然是更好的選擇,但你卻選擇親自擔任指揮。”
  
      梅林走出了箭塔,望着微微發亮的天空眯着眼睛道:“你現在說話比以前要聰明了,以前的你會直接提出異議,而現在的你卻會用疑問句來表達自己的看法小齊格,我們的對手是誰你應該很清楚,老哈利的軍事素養也絕對不遜色于亞諾和理查。然而老哈利卻戰死在了高牆之上,雖然有一定的意外因素,但根據回到王城的軍士們的說法,德雷克是一個冷酷無情、詭計多端且極其高明的将領。如果單純地從将軍的角度上來看,我們之中沒有人能比他更強,不論是亞諾還是理查,比起德雷克似乎都要遜色了那麼一些。”
  
      “所以你認為,你是那個能夠與德雷克一較高下的指揮官嗎?”齊格飛似乎有些想笑。
  
      梅林回過了頭,輕聲道:“我不是,我根本就是個菜鳥,指揮小規模的戰鬥也就罷了,但在這樣的大戰之下,我根本就是個徹徹底底的新手但是就是要我這樣的新手,這種同樣擅長陰謀詭計的新手,才能對付德雷克這種經驗老到的指揮官。”
  
      齊格飛搖了搖頭:“因為你是一個新手,所以你能夠想出出其不意的計劃打敗德雷克梅林,這樣的說法太過兒戲了一些。這種新手打敗老手的故事隻會在童話裡出現,這是戰争,是實打實的戰争,戰敗的一方隻會迎來死亡,而不是丢盔棄甲被趕出歐内斯特這麼簡單。你确定要擔任指揮官嗎?”
  
      “剛才的理由隻是其中之一,我擔任指揮官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理由。”梅林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微笑,臉上的神色也漸漸變得嚴肅了起來,“齊格飛,你仔細地想一想,如果我、理查、亞諾、德雷克四人同樣都是新手指揮官的話,這一戰誰會更占據優勢?”
  
      “......如果是這麼說的話,那應該是你。”齊格飛想了想,點頭道,“我不相信德雷克會比你更加狡猾,至少如果把面對主教和全知者的人換成德雷克,我相信他現在已經死了但德雷克可不會變成新手,除非你現在能一棒子把他敲成植物人。”
  
      梅林咧了咧嘴:“不,你錯了,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我們都是新手。”
  
      齊格飛愣了愣,停住了腳步看着梅林。
  
      “這是一場全新的戰争,是在過去的曆史之中從未發生過的戰争,就算他是德雷克,在這場戰争面前也和新手沒有任何的區别。”梅林走到了城牆的邊緣,他雙手按在城牆的牆垛之上,一字一頓地道,“這一戰之中,有無數的魔法師與追聖所信徒,有數千名騎士階的強者,有不計其數的強大武者與魔法師,還有王城高牆這種被賦予了無數魔法的壁壘齊格飛,這是一場别開生面的戰争,在過去數百年甚至數千年的戰争之中,都沒有出現過如此之多的強者,更沒有出現過魔法師參與戰鬥的局面。德雷克擅長的隻是正常的戰鬥,但這一戰.....”
  
      他回過了頭,在晨曦之下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微笑:“這一戰,是一場沒有人參與過、未來或許也很難再次出現、注定會載入史冊的戰争。”
  
      齊格飛忽然深吸了一口氣,握着巴姆魯克的手驟然用力!
  
      “你在興奮,當你聽到這一戰注定會被載入史冊的時候,你渾身上下的熱血就已經沸騰了。”梅林看着齊格飛,忽然咯咯地笑了起來,“去戰鬥吧,小齊格,我知道你期待這樣的時刻已經期待了很久了。我不會說什麼諸如【一将功成萬骨枯】之類的上古紀元的古語來掃興,我隻知道,榮譽隻配強者獲得。”
  
      齊格飛緩緩地松開了劍柄,忽然大笑了起來他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像這樣大笑過了,但是他現在很想大笑,很想用這樣的氣勢去對着王城之外大笑!
  
      “帝國人!!”
  
      齊格飛猛然舉起了手中的巴姆魯克,他背後驟然張開了那對龍翼,在一種軍士們的驚呼之中驟然騰空而起,宛如戰神一般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之中!
  
      “我是齊格飛,就是你們幾乎都聽說過的那個齊格飛!”齊格飛大笑着将巴姆魯克舉到了頭頂,黑色的火焰在劍上熊熊燃起,“但是現在,我更是你們的戰友,是你們的同胞,是你們的夥伴!”
  
      隻是短短一瞬間的沉默,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聲驟然從高牆之上爆發了出來這是齊格飛!這是齊格飛!所有人的呼聲全部彙聚成了這一句,身為帝國最為著名的新星,身為被譽為“有史以來最可怕的天才”的齊格飛,僅僅隻是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之中,就足以讓這些軍士們燃起空前的鬥志!
  
      那條人形的巨龍在平日裡隻會讓人感到恐懼,他那不似人類的體型更是讓人和他說一句話都忍不住雙腿打顫。但此時此刻,他出現在戰場之上,卻隻會讓所有人感覺到無限的安心不論齊格飛的實力到底如何,僅僅隻是他現在所展現出來的這副模樣,就足以讓所有人感覺到他那完全無法用言語去形容的力量與強大!
  
      “我不是梅林,說不出那麼多華麗的辭藻來激勵各位。”齊格飛放下了劍,如同驚雷一般的聲音響徹了整個王城高牆,“但是我隻知道一件事,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我們是帝國人!我們現在舉起手中的武器,是為了捍衛家園,捍衛榮耀!”
  
      一縷金色的陽光忽然從地平線上騰了起來,落在了齊格飛的身上。
  
      “捍衛榮耀!”
  
      山呼海嘯一般的怒吼聲自王城高牆之上響了起來,此時此刻,這些站在王城高牆之上的軍士們之間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分别他們曾經或許是騎士、是貴族、是盜匪、是軍士、是貴族的侍衛,但就在這一刻,他們的名字隻剩下了一個!
  
      帝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