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有五個心髒 > 第199章 耐人尋味

第199章 耐人尋味


      不過越是沒有動手,卻越是令洪心感覺到不安。
  
      “此人才是此番搶奪官印的大敵。”
  
      洪心心頭暗想。
  
      可就在此時,餘光一瞥,那李千秋,竟然捂着喉嚨,整個人倒在地上,竟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誰?”
  
      白衣童子洪心劍眉豎起,雙眼四轉,卻是将整個戰局掃了一遍,竟然沒有發現行兇之人。
  
      不由疑惑,重新将目光鎖定在羅修與風一刀的身上。
  
      可偏偏此時羅修對着風一刀聳聳肩,而那風一刀更是一臉不解的看着羅修。
  
      “不用看了,剛才動手的是意境強者。”
  
      說話的人是周陽,他神情也是沉重的道“悠忽之間就殺人斷喉,這速度快的猶如驚鴻。”
  
      “周将軍可有懷疑的對象?”
  
      洪心對着周陽拱手的道。
  
      “沒有。”
  
      周陽搖頭的道“就算有,也就他們兩人了。”
  
      “風一刀,聽說不久前才突破了煉骨,如今隻是五髒境界而已。”
  
      周陽再次開口的道“這是六扇門風家的信息,聽說妖潮暴發,知府請了風桦坐鎮,而這風一刀跟随在一旁,至于這年輕人嘛,那就是你們鐵劍派的事了。”
  
      “他?”
  
      洪心搖頭的道“數月前,我曾來過安樂鎮一次,與他有過謀面,不過隻是橫煉三關而已。”
  
      就在洪心與周陽疑惑的時候,羅修卻是拉着風一刀在一旁老神在在的看戲。
  
      李千秋膽敢動手,羅修自然敢要他的命。
  
      而且如今羅修一身傷勢全部恢複,隻是瞬間便借五嶽神山的力量加持,隻用了一劍,便瞬間斬殺了李千秋。
  
      這李千秋死的也是憋屈,就連他的成名絕技千影劍都未使出來,喉嚨就已經被羅修斬了。
  
      “現在咱們怎麼辦?”
  
      風一刀與羅修相識時間不算短,兩人也算是默契,在洪心看過來的時候,心照不宣的演了一場戲,算是暫時糊弄了過去。
  
      “這李千秋死了,紙是包不住火的。”
  
      羅修小聲的道“你盡管回你的六扇門,不用管我。”
  
      看着羅修自信的眼神,由不得風一刀不同意,畢竟如今兩人實力差距太大,羅修能如此說,已經極照顧他的感受了。
  
      隻是不等風一刀離開,一枚黑影卻是沖了過來,而且這目标正是風一刀。
  
      “官印又回來了。”
  
      這物體自然是官印,隻是這群人争鬥,這東西卻是不知道被誰扔了過來。
  
      隻是争奪官印的可都是先天武者,一手一腳力量大到沒有邊,就是這麼随意一扔,也不是如今的風一刀能接下來的。
  
      看向沖過來的人,羅修立馬明白過來。
  
      原來是象形門的人使的詐,他們暫時得不到官印,卻是想要害這風一刀。
  
      畢竟這三天将他們拒在衙門外,這心裡早已經憋着一肚子的氣。
  
      正好這官印誰也搶奪不了,卻是被他們三兄弟借機打了過來。
  
      “快走。”
  
      風一刀後知後覺,卻是愣在那裡,羅修握着官印,冷笑看了一眼象形門的三人,卻是提醒風一刀向着六扇門去。
  
      “咦,難道真是他?”
  
      羅修接下這官印,風輕雲淡,卻是被洪心看在眼中。
  
      “羅修保重。”
  
      風一刀不敢再耽擱,卻是對着羅修拱了一下手,直接奔向六扇門那邊。
  
      “羅修?”
  
      風一刀離開,象形門與大力寺并未在意,隻是他這一句卻是立馬吸引衆人的目光。
  
      “你就是導緻飛鷹幫毀滅的小子。”
  
      徐豹看着羅修,雙眼陰沉的道“聽說你小子一身實力堪比六腑,甚至連煉血境界也可以鬥上一鬥?”
  
      這飛鷹幫可是徐豹的手下,被人滅了幫派,雖然是這妖潮的原因,可徐豹可是多次接到唐飛消息說這羅修的事情。
  
      “阿彌陀佛,原來你就是羅修小施主。”
  
      慧碑也走了出來的道“隻要你交出官印,你與黑蛟幫之間的恩怨,我大力寺保證一筆勾銷。”
  
      羅修詫異的看着這和尚,果然和尚最是虛僞,根本不問原由,就将自己擋成了砧闆上的魚肉。
  
      “虛僞,和尚你不殺他,我也要殺他,竟然膽敢壞我在安樂鎮的基業,罪該萬死。”
  
      羅修還未說話,這徐豹仰頭哈哈大笑的道“不過你若是将官印交給我,我興許一高興,就不殺你了,你自己看着辦吧。”
  
      “哦,那麼大方,那還不是得先說聲謝謝你們。”
  
      羅修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官印,卻是嘻嘻一笑,臉上竟然沒有絲毫害怕的情緒。
  
      “謝就不用了,隻要你乖乖聽話,你這命我做主,讓你多活一段時間。”
  
      徐豹大手一揮,故作豪爽的道了一句。
  
      “小施主我佛慈悲,你身具慧根,不如入我佛門可好。”
  
      這慧碑看着徐豹,自然不甘落後。
  
      “這小子是不是得了失心瘋,還是說他已經認命了。”
  
      隻是與徐豹還有慧碑不同的是,稍微有點腦的人,都能聽的出羅修的話是諷刺,可偏偏眼前這兩人卻當真了。
  
      “羅修你與我有緣,而且又是鐵劍幫的弟子,說來也算是我鐵劍派的舵下弟子。”
  
      這時候洪心卻是開口的道“隻要你交上這官印給我,日後這安樂鎮重建,你就是這分舵幫主,若你不願甘居于一隅,可随我去鐵劍派,我讓我父親收你為弟子,讓你成為鐵劍派的核心弟子,怎麼樣?”
  
      這話一出口,衆人不由一凝,果然鐵劍派的公子出手,手筆就不凡。
  
      不說這一鎮幫主,就這鐵劍派掌門人的弟子身份,就足于令許多人瘋狂。
  
      可是一想到這官印的作用,衆人也就釋然了。
  
      “哦,終于有一個能說人話的了。”
  
      羅修無所謂的一笑的道“我很好奇,不就是控制一陣法的官印嗎?你們怎麼搶的如此瘋狂,這其中難道還有什麼秘密不成?”
  
      看着這些人,羅修卻是問了心裡的疑惑。
  
      這官印雖然能控制這衙門的陣法,可是若是朝廷來人,他還會相信。
  
      可眼見這些人是什麼人?
  
      可是江湖門派,自私自立,利字當頭不說,誰又會去搶妖獸之中的陣法,難道要來殺妖不成,想來這些江湖人士應該沒有那麼偉大。
  
      而且最關鍵的是還是那群已經死去的先天妖獸,他們也是絡繹不絕的來到這陣法。
  
      雖然說是因為自己搗毀了獻祭的原因,可最後那虎蛛似乎也想要搶奪這陣法的控制權,這就耐人尋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