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大宋有将門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江湖

第一百一十九章 江湖


  槍如芒,光如電,時間仿佛停止。
  “這……怎麼可能!”
  廣惠不敢置信低下頭,愕然看着自己肩膀處的槍尖,卻是不願意正視眼前這一幕。
  他的雙刀還未斬到林沖身上,居然就被林沖穿過刀幕刺中了自己?那一槍實在太快,簡直讓人無法反應。
  片刻之後,劇烈的疼痛這才從肩膀處傳遞過來。廣惠隻感覺右手再無知覺,整個人連連退後同時是手指一松跌了镔鐵刀。
  随着廣惠的動作,銀色槍尖從肩窩裡帶出無數血珠。
  緊接着創口處鮮血激射,卻是讓廣惠的臉色更加蒼白。他趕緊用手捂住傷口,血液卻是不停的從指縫間流淌。
  “這……就是林家槍?”咬緊牙關盯着林沖,廣惠嘴裡一個一個的吐出字道:“好一個林家槍,好一個豹子頭!想不到我廣惠行走江湖、懲惡揚善這幾年過去,如今卻是栽在你這賊官手上。”
  “你這惡僧才是真賊!好壞不明,是非不分,聽信奸賊謊言謀害朝廷命官,當真是自尋死路!”林沖一句罵回去,又收槍盯着廣惠道:“如今戰敗,你也該知些進退了吧?都已經如此,還執迷不悟?真是……當真可笑!若不是打算跟你解釋清白,你以為我大軍齊發你還能有半點活路?”
  “要殺就殺,休得呱燥!”廣惠依然怒視林沖,完全不聽他的解釋。
  但是從廣惠陰郁的眼神裡也大略可以看出來,他并非是一點想法也沒有。隻是事已至此,拼死也要維護臉面。
  哪怕是錯,佛爺我也不能反悔!
  看到這一幕,林沖歎了口氣。瞥一眼已經站立不穩的廣惠,林沖朝這邊擺擺手道:“來兩個人,把這厮捆起來。另外再叫人去喚個大夫過來,莫要讓這厮流血死了去。哼!不知好歹的蠢物。”
  “滾開!佛爺我不要你假好心!”廣惠氣的直跳,依然态度嚣張。
  林沖卻是不再理會這厮,轉身來到楊汕身邊。
  廣惠孤零零的站在空地上,一隻手捂着傷口,臉上表情變個不停。眼睛一撇,他忽然在外圍遠處人群中看到了一個期盼的眼神。
  那眼神,讓廣惠心中一激。
  “你這狗官,休要再和佛爺呱燥!狗官,吃我一拳!”再不猶豫,廣惠怒喝一聲卻是舉臂一拳朝林沖背後砸去。
  拼死,他也不願意讓人小視!
  這番勇武讓外面那群人連番叫好,更讓廣惠的‘熱血’徹底沸騰。
  楊汕看不下去了!
  外面那些人看向自己仿佛看惡棍一樣的眼神,實在讓他難受。
  殺賊有錯?攻擊官軍反而是真英雄?
  開什麼玩笑!
  這厮不分好壞、不辯是非,為一個吃人的張青孫二娘來闖軍營,你等蠢貨居然還在這裡叫好?這個世道,到底誰是好人誰是壞人?這些蠢貨怎能如此好壞不分?大宋江湖風氣,都被敗壞完了!
  猛一揮手,楊汕命令趕來的楊再興、張三等人道:“将這些人盡數驅趕了去!若有反抗……格殺勿論!”
  這一次,楊汕卻是動了真怒。
  士卒們接到楊汕命令,立刻在楊再興等人的帶領下行事起來。他們手持兵器,卻是再不留情對那些人打砸下去。一時間哀嚎聲遍起,各種抱怨和咒罵聲引的衆士卒更加憤怒,長刀一抽便見了血。
  一個蠢貨還敢反抗,卻是被利落的一刀捅穿。
  這一幕讓圍觀者大驚失色,哪能想到這些官軍居然真的動手?
  他們莫不是不怕犯衆怒?
  要知道在這大宋當兵,最怕的就是引發暴亂逼人造反;一旦有誰敢官逼民反,那些文人可絲毫不會對自己人手下留情!眼前這些丘八,就不怕那些文人事後算賬麼?我們在外嚣張就依仗這個,你卻不怕?
  頓時,衆人大驚失色。
  然而楊汕手下這些兵士,卻和其他地方的爛兵們卻截然不同。多日鍛煉,他們已經習慣遵守楊汕命令。
  于是一時間鬼哭狼嚎,衆人咒罵不已,隻能狼狽逃竄。
  轉眼間,現場隻剩下一片狼藉。
  這時候再看戰場,廣惠已經被林沖一杆子打翻在地。
  他原本就已經筋疲力盡達到極限,這會兒被再次打翻,也不知是麻木還是絕望,卻是不再掙紮。
  林沖喘一口粗氣,頗為遺憾的盯着廣惠道:“你這厮好一番武藝,怎麼就甘心做賊?若是當兵,你這番武藝怎就不能有大出息?這樣吧!如果你願意回心轉意,我就去向大人求情,饒了你擅闖軍營之罪如何?”
  廣惠仰躺在地上,卻是默不作聲。
  他雙眼無神看着天空,對林沖的勸說隻是無視。
  然而一雙抓緊的拳頭,卻顯示他的心情并不像表面上這樣平靜。
  就在林沖歎一口氣轉身要走的時候,廣惠的聲音卻從背後傳來:“殺了我!不要留情!佛爺我,不需要你憐憫。”
  林沖搖搖頭,也不轉身,徑直走遠了去。
  而後士卒們蜂擁而上,将廣惠捆了個結結實實。緊接着一行五人将他扛起來,幸災樂禍朝營門裡面走。
  林沖看到這無禮一幕,沒有阻止。楊汕也是厭惡了廣惠的執迷不悟,搖搖頭隻是沉默。
  兩人站到一處,林沖仰着頭看着外圍的人仰馬翻,也不回頭對楊汕道:“這便是江湖!沒有什麼真正的是非對錯,也不講究到底誰好誰壞。善待于我的便是好人,至于旁人的死活與我何幹?”
  說着林沖接過虎子遞來的布帕,一邊擦拭槍尖一邊道:“這廣惠和尚在我的印象裡,卻是第一個能夠為了素不相識之輩而仗義勇為的好漢。也許他确實沒能分辨出張青那夥人的好壞,但是這番行徑卻也值得褒獎。如果我大宋江湖人都能夠像他一樣見義勇為,這世道又哪會有這麼多賊人?”
  “但是無論有任何理由,沖擊軍營都是大罪!”楊汕開口打斷林沖的話。
  “哪裡是沖擊軍營了?這厮不過是在門口叫嚣要給死人讨個公道,實在不值得背負一個沖擊軍營的罪名。”林沖讪笑一聲,又巧言辯解道:“他隻是錯信了張青夫婦的名頭罷了,想法其實不壞。”
  “所以……哪怕他罵我一通又打傷我數十士卒,你也要為他求情?”
  楊汕擡起頭看向林沖,看的林沖臉上一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