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古玩之先聲奪人 > 第六十五章 窩心

第六十五章 窩心


  前世的時候,趙琦知道小胖子時,他已經賺了大錢轉行了,所以對其并不是很了解,由于沒有人說起小胖子的黑曆史,對小胖子的為人不是很清楚。
  周大炮應該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說謊,再想起剛才跟小胖子交易時的情形,今後還是不要跟小胖子合作比較好,如果要合作,也得長個心眼。
  周大炮跟旁邊的攤主打聲招呼,讓其幫忙照看一下自己的攤位,随即就跟趙琦一起去銀行轉賬。
  路上,兩人講到老林頭,周大炮告訴趙琦,老林頭家裡有些困難,老伴沒有什麼生活自理能力,老林頭又要照顧老伴,又要忙着賺錢,年紀又這麼大了,挺不容易的。
  趙琦得知後,決定一會再去老林頭那照顧他的生意,也算是支持一下。
  轉了賬,兩人回到古玩街,趙琦走到老林頭那裡,看到攤位上有一套清代的墨錠很不錯,就連盒子一起拿起來問價。
  老林頭要價一千二,趙琦覺得價格不貴,再加上剛才賺了錢,所以也沒還價,付了錢就往正源齋走去。
  正源齋就是趙琦去了兩次都沒有開門的古玩店。
  這家店在前世12年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情,有人在店裡花了三千多,買了一件經過修複後的仿汝窯三足爐。
  買家回家後,上面的三足爐的一隻腳被自己家小孩給碰壞了,買家心疼之餘,又對三足爐進行了研究,想要把那隻腳裝上去,卻驚訝的發現,其中有一塊居然是真正的汝窯。
  買家并沒有聲張此事,多方打聽,找到了原主,之後又在此人手裡,買到了另外一塊汝窯瓷片。
  原來,原主一直沒有發現,那塊汝窯瓷片是真品,他收藏的仿汝窯三足爐不小心摔碎了,正好缺了那麼一塊,他便把真汝窯瓷片切割一部分,填了進去。
  好在原主性格有些吝啬,在切割下瓷片後,并沒有把另一部分給丢棄,否則那真是憾事了。
  等有人找上門買那片瓷片的時候,他也知道了,瓷片是真正的汝窯瓷,賣了好幾萬塊錢,還把這件事情講了出去,這才傳揚開來。
  可能有人要問了,既然如此,趙琦為什麼不去找原主購買?
  這是因為,當初他聽說,那件修補過後的瓷器,在店裡放了好幾年,他不知道具體時間的收購時間,不知道現在有沒有收購。
  而最主要的原因,原主住的那個小區,現在還沒有造好,他隻知道原主的名字,又到哪裡去找呢?
  走進店裡,趙琦環顧四周,并沒有任何發現,又向掌櫃打聽,這裡有沒有防汝窯,掌櫃拿出幾件,都不是趙琦想要尋找的目标,看來東西還在原主人手裡,他也隻能再等等了。
  從店裡走出來,趙琦暗自一歎,這記憶中的撿漏,還真要考慮要時機才行。
  見古玩街沒有什麼中意的東西,趙琦返回家中,拿出那隻裝有墨錠的盒子,準備放到儲物室裡。隻是,他突然感覺到盒子裡好像有些不對勁,連忙打開一看,這才發現,自己上當了。
  其中一根墨錠斷了,修補之後放在盒子裡,隻要不動就看不太出來,可能剛才公交車路過一個大坑時,有過劇烈的震動,修補後的墨錠顯出了原貌。
  這個發現,讓趙琦非常氣悶,一來他怪自己剛才沒有好好查看;二來也怨老林頭太不夠意思,自己好心去照顧他的生意,結果搞出這麼一出,自己這個虧吃大了,至少虧了好幾百塊錢。
  幾百塊錢對趙琦來說,到也算不得什麼,上回他打眼損失的都比這個多的多,但這跟打眼性質不同,他認為自己的善心就這麼被利用,實在太惡心人了。
  他覺得這事無論如何也得問個清楚,之前雙方的交易都很正常,自己也沒有故意坑對方,為什麼要搞這一出?至少要向對方表明态度,自己不是任人宰割的傻子。
  趙琦是急性子,雖然已經有所改變,但遇到這種事情,他不想過夜,當即就坐着出租車到了古玩城,找到了老林頭。
  老林頭見趙琦臉色不悅地走了過來,手上還拿着裝墨錠的盒子,也明白是什麼事情,不過他并沒有顯得不好意思,反而臉上還帶着些許冷漠。
  趙琦很生氣:“老林頭,我就想問你一句,之前咱們做買賣,我坑過你沒有?”
  老林頭語氣也很不好:“嗯!剛才那硯台,你走後,别人也想買,我說話算話,等了你過來,你呢,回頭就賣了五千塊錢,真厲害啊!”
  趙琦立刻明白過來,是那小胖子搞得鬼,這家夥這是沒事找事,如果站在他面前,非得給他倆巴掌不可。
  “是不是小胖子跟你說的?硯台就是他買的,隻給了我三千二,我呢,好心好意又來照顧你生意,結果你是怎麼做事的!”
  老林頭張了張嘴,事實的真相出乎了他的意料,表情立刻就凝固了,半響,他臉色微紅,憋着氣說:“那也是你自己打眼。”
  “行,我是豬油蒙了心,打了眼了,要怪也怪我自己!”
  趙琦冷笑一聲,暗自搖了搖頭,沒必要再跟老林頭啰嗦了,這人就這點格局,以後就别和他打交道了,轉身便走。
  說起來,無論是做什麼買賣,無論是賣家還是買家,都是在認為自己會賺錢的情況下,才會出手。如果東西不賺錢,除非是沒辦法,又有幾個人會買賣?
  當然,這也不是說趙琦沒有做錯,他就不應該在現場倒手賣掉,讓老林頭心理失衡。
  但話又說回來了,老林頭心眼也太小,他又不是幾萬塊錢賣掉,這才賺幾個錢,就好像生死仇敵一樣。這樣的性格,會有幾個人願意和他做生意?
  也難怪,前世他進入古玩這行的時候,已經沒有老林頭這号人了,估計就是生意不行,轉行去做别的了。
  老林頭的事情,算是給了趙琦一個小小的教訓,損失的錢雖然不多,收獲卻不少,至少讓他看清了老林頭和小胖子的為人。
  接下來幾天,趙琦一直忙着帶着女兒看病,主要是看看能否盡快調養好女兒的身體,達到手術的标準。
  在江東咨詢了之後,一家人又去了一家位于滬東的知名醫院,托了人找了一位專家。對方表示,想要盡快調養好身體也不是不可以,但花費不少,而且不能進醫保。
  說到底,還是需要金錢開道,現在既然有錢了,一家人立刻拍闆定下來。
  調養身體不是一蹴而就,至少需要半年時間,于是,回到家後,趙琦就按原計劃準備前往中原省。
  他定好了車票,出發之前,準備去彭大胡子那,把錢給還了。
  事先聯系好彭大胡子,到了那,也沒什麼客氣,在相關文件上簽好自己的大名,付了錢,拿了文件就準備走人。
  “趙老弟,稍等一下。”彭大胡子非常客氣地叫住了趙琦。
  趙琦剛才就覺得彭大胡子的态度太好了,心裡多少有些奇怪,現在看來果然有事,他打起了精神,問道:“不知彭總還有什麼事情?”
  “老弟,實不相瞞,那天我在衛總那邊看到你了。”
  “哦,然後呢?”趙琦不動聲色地說道。
  “我猜想,你和衛總應該是藏友吧?”
  “是的。”趙琦心道,看來下次要跟衛一健提醒一聲,手下的嘴太雜了。
  彭大胡子又問:“再問一句,老弟你收藏哪個類别啊?”
  趙琦心裡有些沒底,想要轉為主動,說道:“彭總,你到底有什麼事情,能否先說個明白?”
  彭大胡子笑了笑:“是這麼回事,我呢,準備在瀚海那邊開一家典當行,主要做工藝品典當生意,現在還缺幾位專家,不知老弟能不能幫個忙?”
  趙琦覺得很奇怪:“彭總,有個問題我想不通,我何德何能,能夠進入你的法眼?”
  “哈哈,老弟别謙虛,我還從來沒見過,衛總的朋友是草包。”彭大胡子哈哈一笑:“我就這麼說吧,我覺得老弟的潛力不差,早晚能一飛沖天!而且,除了你之外,我還會至少請三位師傅。另外,公司是獨立運營的,我和衛總的妹夫合夥,那邊由他全權負責。”
  趙琦本來不太想跟彭大胡子有什麼瓜葛,但聽到最後一句話,他有些改觀,考慮了一下,說道:“彭總,不知我有什麼義務,又有什麼權利?”
  彭大胡子講解道:“公司的鑒定師傅,分為常駐和顧問兩種,常駐專家,就像正常上班一樣,有事可以請假,至少典當行裡要留一位。至于顧問,平時想來也可以來,想走就走,非常自由,隻是顧問在名氣上有所要求。
  當然,老弟不是外人,如果是我個人的公司,現在就可以聘請你當顧問,但公司不是我一個人的,所以必須要進行考核。”
  “什麼考核?”
  “考核眼力,所以我剛才才問,你主要收藏哪個類别。”
  趙琦想了想,如實說道:“我主要研究高古瓷器,另外,文玩和家具也有所涉及。”